• 奇幻城娱乐
  • 公司介绍
  • 公司相册
  • 资质证书
  • 新闻资讯
  • 人员计划
  • 服务网络
  • 联系我们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证券时报电子报实时通过手机APP、网站免费阅读重大财经新闻资讯及上市公司公告

    时间:2019-03-21 15:11:22  来源:本站  作者: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上海莱士血液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于2019年3月8日披露了《上海莱士血液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以下简称“《报告书(草案)》”),并于2019年3月15日收到贵所下发的《关于对上海莱士血液制品股份有限公司的重组问询函》(中小板重组问询函(需行政许可)【2019】第10号)(以下简称“《问询函》”)。

      在本回复中,除非文义载明,相关简称与《报告书(草案)》中“释义”所定义的词语或简称具有相同的含义。

      1、根据报告书(草案),本次交易完成后基立福将持有你公司26.2%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与第一大股东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相差0.53%,与第三大股东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相差0.43%。交易完成后你公司认为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仍共同控制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化。请你公司补充说明:

      (1)本次交易完成后,科瑞天诚、基立福与莱士中国股权比例差异较小,你公司认为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仍共同控制上市公司的依据和合理性,未来保持上市公司控制权稳定的措施;

      (2)结合交易完成后,你公司董事会提名权分配安排、决策机制和利润分配机制的变化和影响,说明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如产生意见分歧,双方及公司将采取何种具体措施保障公司治理的有效性;并作出充分的风险提示;

      (3)实际控制人郑跃文和Kieu Hoang(黄凯)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或其他一致行动安排等;

      (4)综合上述因素,对照《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重组管理办法》”)第十三条、第十四条,说明本次方案不构成重组上市的依据。

      (1)本次交易完成后,科瑞天诚、基立福与莱士中国股权比例差异较小,你公司认为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仍共同控制上市公司的依据和合理性,未来保持上市公司控制权稳定的措施

      一、科瑞天诚、基立福与莱士中国股权比例差异较小,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仍共同控制上市公司的依据和合理性

      根据上市公司《2018年半年度报告》及相关公告文件,本次重组前60个月内,上海莱士实际控制人为郑跃文与Kieu Hoang(黄凯)。本次重组完成前后,上海莱士股权结构如下:

      本次交易完成后,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与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可实际支配的上市公司表决权占上市公司总股份数比例分别为26.73%、25.77%,基立福可实际支配的上市公司表决权占上市公司总股份数比例为26.20%,虽然第一大股东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第三大股东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与第二大股东基立福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的比例较为接近,但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合计持股比例超过50%,因此本次交易完成后,若延续上市公司首发以来对控股股东的认定,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仍拥有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此外,虽然《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中所附的《上海莱士章程修正案》约定了,上海莱士股东大会作出特别决议时,“公司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董事会拟定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公司年度预算、决算方案;公司增加或减少注册资本;公司的分立、合并、解散和清算;本章程的修改及所涉及的资产总额或者成交金额在连续十二个月内经累计计算超过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总资产30%的购买或者出售资产的交易”等事项需要由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包括股东代理人)所持表决权的3/4以上通过;其余的特别决议事项由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包括股东代理人)所持表决权的2/3以上通过。对于需要持有表决权3/4以上通过的股东会特别决议,基立福一方拥有的仅为保护性权利,未能影响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综上所述,尽管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科瑞天诚与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可实际支配的上市公司表决权股份比例与基立福较为接近,但科瑞天诚与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合计超过50%,若延续上市公司首发以来对控股股东的认定,科瑞天诚与莱士中国仍拥有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此外,根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中所附的《上海莱士章程修正案》的约定,基立福一方仅拥有保护性权利,未能影响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为了进一步维护控制权稳定性,科瑞天诚与莱士中国已分别承诺“1、不会主动放弃上市公司控制权。2、本次交易完成后,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积极行使包括提名权、表决权在内的股东权利和董事权利,不会主动放弃或促使本承诺人的一致行动人放弃所享有的任何股东权利和董事权利,努力保持对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及管理层团队的实质影响力。”

      (2)结合交易完成后,你公司董事会提名权分配安排、决策机制和利润分配机制的变化和影响,说明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如产生意见分歧,双方及公司将采取何种具体措施保障公司治理的有效性;并作出充分的风险提示

      根据上海莱士《公司章程》的规定,上海莱士董事会应由9名董事组成。根据《战略合作总协议》的相关约定,“基立福股东有权提名公司非独立董事两名”。

      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董事会由9名董事组成,包括6名非独立董事(其中两名由基立福提名)和3名独立董事。因此,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董事会中将有2名董事由基立福提名,在非独立董事及全体董事数量中均占少数席位。

      根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中所附的《上海莱士章程修正案》,“董事会会议应有过半数的董事出席方可举行。董事会作出决议,必须经全体董事的过半数通过,但本章程另有约定的除外;决定公司的经营计划和投资方案,制订公司的年度财务预算方案、决算方案,制订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制订公司利润分配政策及股东回报规划方案,制订公司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发行债券或其他证券及上市方案,拟订公司重大收购、收购本公司股票或者合并、分立、解散及变更公司形式的方案,制订本章程的修改方案应当取得多于出席董事会会议的3/4董事同意。”由于基立福提名董事占上海莱士非独立董事及全体董事数量中均占少数席位,基立福无法对董事会实施控制。

      上海莱士《公司章程》规定了利润分配政策,明确了利润分配的基本原则、政策、决策程序及组织实施;上海莱士还制定了《利润分配政策及未来三年(2018-2020)股东回报规划》。上述文件规定:公司进行利润分配时,每年以现金方式分配的利润不少于当年实现的可供分配利润的10%。

      根据科瑞天诚与莱士中国出具的说明“上海莱士至少每三年重新审阅一次股东分红回报规划,对上海莱士股利分配政策作出适当且必要的修改,确定该时段的股东回报计划,并由上海莱士董事会结合具体经营数据,充分考虑上海莱士目前盈利规模、现金流量状况、发展所处阶段及当期资金需求,制订具体的年度或中期分红方案。未来,双方将支持上海莱士将进一步完善利润分配机制,强化投资者回报。”但由于本次交易完成后,制订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制订公司利润分配政策及股东回报规划方案由“需取得出席董事会会议的2/3以上董事同意并经全体独立董事2/3以上同意”变更为“应当取得多于出席董事会会议的3/4董事同意。”相比起交易前,交易完成后的利润分配政策的决策考虑了更大范围的董事的意见,更有利于保护全体股东的利益。

      根据科瑞天诚与莱士中国出具的说明:“自上海莱士自1988年设立以来,上海莱士一直为中外合资企业,且主要股东长期保持持股比例相同或接近,任何一方不单独控制公司。2008年上海莱士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前,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各持股50%,因此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直至本次交易前,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一直被认定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郑跃文和Kieu Hoang(黄凯)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上市以来双方从未就相关决策在董事会相关决策表决时产生分歧。

      如果未来双方就相关决策事项产生分歧,将友好协商解决分歧。同时将依据《公司法》、《证券法》等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等的规定,通过上海莱士股东大会、董事会、经营管理层等管理架构的有效运转,保证上海莱士治理的有效性。”

      已在重组报告书(草案)中的“重大风险提示\一、本次交易相关的风险\(三)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治理的风险”及“第十二节 风险因素\一、本次交易相关的风险\(三)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治理的风险”补充披露了以下的风险提示:

      “本次交易完成后,根据公司章程修正案关于董事提名权及部分涉及公司经营规划的特定事项所需董事会通过票数的约定,公司治理结构将产生一定变化。虽然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出具了声明‘如果未来双方就相关决策事项产生分歧,将友好协商解决分歧。同时将依据《公司法》、《证券法》等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等的规定,通过上海莱士股东大会、董事会、经营管理层等管理架构的有效运转,保证上海莱士治理的有效性。’但仍然存在控股股东产生意见分歧导致的公司重大事项未能及时得出决议的风险。提请投资者注意上述风险。”

      (3)实际控制人郑跃文和Kieu Hoang(黄凯)是否存在一致行动关系或其他一致行动安排等

      根据实际控制人郑跃文、Kieu Hoang(黄凯)出具的书面确认,目前两人之间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或其他一致行动安排。

      (4)综合上述因素,对照《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重组管理办法》”)第十三条、第十四条,说明本次方案不构成重组上市的依据

      《重组管理办法》第十三条:“上市公司自控制权发生变更之日起60个月内,向收购人及其关联人购买资产,导致上市公司发生以下根本变化情形之一的,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应当按照本办法的规定报经中国证监会核准。”

      本次交易前,上海莱士的控股股东为科瑞天诚与莱士中国,实际控制人为郑跃文与Kieu Hoang(黄凯)。根据上海莱士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以及相关公告文件,2008年上海莱士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前,科瑞天诚作为中方股东、莱士中国作为外方股东各持股50%,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直至本次交易前,科瑞天诚与莱士中国一直被认定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郑跃文与Kieu Hoang(黄凯)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本次交易完成后,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依旧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为公司第三大股东,其合计持股比例超过50%且明显高于基立福。考虑到科瑞天诚及莱士中国所出具的关于未来保持上市公司控制权稳定的承诺及交易完成后公司董事会提名权分配安排、决策机制和利润分配机制的约定中基立福均无法控制上市公司,若延续上述控制权的认定,则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化,上海莱士实际控制人仍为郑跃文与Kieu Hoang(黄凯),本次重组前后不涉及上海莱士实际控制人的变更,本次交易不属于《重组管理办法》第十三条规定的交易情形,不构成重组上市。

      以上内容已在草案(修订稿)的“重大事项\三、本次交易是否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关联交易、重组上市\(三)本次交易不构成重组上市”中补充披露。

      经核查,独立财务顾问认为:本次交易完成后科瑞天诚与莱士中国及其各自一致行动人持股合计超过50%,若延续上市公司首发以来对控股股东的认定,科瑞天诚与莱士中国仍拥有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由于基立福提名董事占上海莱士非独立董事及全体董事数量中均占少数席位,基立福无法对董事会实施控制;根据实际控制人郑跃文、Kieu Hoang(黄凯)出具的书面确认,目前两人之间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或其他一致行动安排;若延续上海莱士自首发以来关于控制权的认定,本次交易前后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化,本次交易不构成重组上市。

      2、本次交易标的为境外公司。交易完成后,基立福将持有上市公司26.2%股权,上市公司将持有标的公司45%股权。

      (1)请结合产业情况,补充说明本次交易是否符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等产业政策、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并作出充分的风险提示;

      (2)请对照境内外有关监管规定,补充说明本次交易尚需取得相关主管部门核准或备案程序的具体情况、截至目前的进展及后续时间安排,是否存在实质性法律障碍,并作出充分的风险提示。

      (1)请结合产业情况,补充说明本次交易是否符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等产业政策、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并作出充分的风险提示;

      本次交易标的GDS的主营业务属于血液诊断行业,根据《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本次交易不属于限制或禁止开展的境外投资领域。

      二、本次交易是否符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

      (二)境外实有资产总额不低于1亿美元或管理的境外实有资产总额不低于5亿美元;或其母公司境外实有资产总额不低于1亿美元或管理的境外实有资产总额不低于5亿美元;

      基立福系依法于西班牙设立且为西班牙证券交易所、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经查阅基立福年报,该公司财务稳健、资信良好且具有成熟的管理经验。根据基立福2018年年报,其合并口径总资产为124.77亿欧元,符合《战投管理办法》“境外实有资产总额不低于1亿美元”之规定。基立福拥有健全的治理结构和良好的内控制度,经营行为规范。根据基立福出具的《承诺函》:“1、除2015年,本承诺人因未及时履行经济集中的通知事项受到西班牙国家市场和竞争委员会106,493欧元的处罚(目前正在上诉)外,本承诺人最近五年内均未受过任何行政处罚(与证券市场明显无关的除外)或刑事处罚,或者涉及与经济纠纷有关的重大民事诉讼或者仲裁的情形;2、本承诺人最近五年不存在未按期偿还大额债务、未履行承诺、被中国证监会采取行政监管措施或受到证券交易所纪律处分的情况。”根据基立福公开信息及其出具的承诺函,基立福(包括其母公司)2016年至今无受到境外监管机构的重大处罚的记录。

      综上,本次交易的交易对方基立福符合《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第六条关于外国投资者的规定。

      综上所述,本次交易符合《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第五条第(一)项“以协议转让、上市公司定向发行新股方式以及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方式取得上市公司A股股份”之规定。

      根据上海莱士与基立福签署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基立福将在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实施后,成为上海莱士的第二大股东,基立福持有上海莱士不低于10%的股份。

      综上所述,本次交易符合《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第五条第(二)项“投资可分期进行,首次投资完成后取得的股份比例不低于该公司已发行股份的百分之十,但特殊行业有特别规定或经相关主管部门批准的除外” 之规定。

      根据基立福出具的《承诺函》:“本公司通过上海莱士血液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购买Grifols Diagnostic Solutions Inc.股权资产交易所获得的上海莱士血液制品股份有限公司新股,自上述新股发行上市之日起36个月内不得转让。”

      综上所述,本次交易符合《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第五条第(三)项“取得的上市公司A股股份三年内不得转让”之规定。

      上海莱士的主营业务为生产和销售血液制品,血液制品属于生物制品行业的细分行业,根据《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血液诊断行业及血液制品行业的外商投资持股比例未作出明确规定且不属于实施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领域。

      综上所述,本次交易符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及《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第五条第(四)项“法律法规对外商投资持股比例有明确规定的行业,投资者持有上述行业股份比例应符合相关规定;属法律法规禁止外商投资的领域,投资者不得对上述领域的上市公司进行投资”之规定。

      综上所述,本次交易符合《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第五条第(五)项“涉及上市公司国有股股东的,应符合国有资产管理的相关规定” 之规定。

      综上所述,本次交易符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及《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第五条、第六条的相关规定。

      重组报告书(草案)“重大风险提示\一、本次交易相关的风险”、“第十二节 风险因素\一、本次交易相关的风险”部分已披露“本次交易涉及的审批风险”,现进一步补充披露如下:

      “特别提示的是,本次交易应遵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截至目前,根据本次交易方案及交易对手的相关情况,本次交易符合前述相关规定,应按照《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之规定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的审批程序,但是本次交易能否\何时取得审批核准尚不明确,如该等审查无法通过,将会导致本次交易终止或无法继续进行。”

      (2)请对照境内外有关监管规定,补充说明本次交易尚需取得相关主管部门核准或备案程序的具体情况、截至目前的进展及后续时间安排,是否存在实质性法律障碍,并作出充分的风险提示。

      根据《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本办法所称境外投资,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企业(以下称“投资主体”)直接或通过其控制的境外企业,以投入资产、权益或提供融资、担保等方式,获得境外所有权、控制权、经营管理权及其他相关权益的投资活动。

      第十四条 实行备案管理的范围是投资主体直接开展的非敏感类项目,也即涉及投资主体直接投入资产、权益或提供融资、担保的非敏感类项目。

      实行备案管理的项目中,投资主体是中央管理企业(含中央管理金融企业、国务院或国务院所属机构直接管理的企业,下同)的,备案机关是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主体是地方企业,且中方投资额3亿美元及以上的,备案机关是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主体是地方企业,且中方投资额3亿美元以下的,备案机关是投资主体注册地的省级政府发展改革部门。

      本办法所称中方投资额,是指投资主体直接以及通过其控制的境外企业为项目投入的货币、证券、实物、技术、知识产权、股权、债权等资产、权益以及提供融资、担保的总额。

      本办法所称省级政府发展改革部门,包括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人民政府发展改革部门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发展改革部门。”

      根据《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目录(2018年版)》,GDS主营业务血液检测设备和试剂生产不属于境外投资敏感行业;另根据上海莱士的工商登记资料,上海莱士的注册地址为上海市奉贤区望园路2009号,属地方企业;同时根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本次交易价格为人民币13,246,243,560元,故本次交易属于投资主体是地方企业且中方投资额3亿美元及以上的非敏感类项目类型,应由上海莱士向国家发改委申请备案。

      根据《境外投资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本办法所称境外投资,是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依法设立的企业(以下简称企业)通过新设、并购及其他方式在境外拥有非金融企业或取得既有非金融企业所有权、控制权、经营管理权及其他权益的行为。

      商务部和省级商务主管部门通过“境外投资管理系统”(以下简称“管理系统”)对企业境外投资进行管理,并向获得备案或核准的企业颁发《企业境外投资证书》(以下简称《证书》)。《证书》由商务部和省级商务主管部门分别印制并盖章,实行统一编码管理。

      第九条 对属于备案情形的境外投资,中央企业报商务部备案;地方企业报所在地省级商务主管部门备案。”

      同时,根据《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交部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17〕74号),GDS主营业务血液检测设备和试剂生产不属于商务部实行核准管理的行业。

      根据上海莱士的工商登记资料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本次交易属于备案情形的境外投资,由上海莱士报上海市商务委员会备案。

      根据《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第二条 本办法适用于外国投资者(以下简称投资者)对已完成股权分置改革的上市公司和股权分置改革后新上市公司通过具有一定规模的中长期战略性并购投资(以下简称战略投资),取得该公司A股股份的行为。

      根据本次重组方案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基立福在本次交易完成后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构成《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规定的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的行为,根据《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的规定,须取得商务部批准。

      根据凯易律所出具的确认,本次交易尚需取得美国反垄断审查备案,基立福和上海莱士均需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进行申报,并至等待期结束后方可交割。同时,美国反垄断审查备案等待期一般为30天,但审查机关有权提前终止或延长。

      根据《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上市公司申请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应当提交并购重组委审核。”

      上海莱士第四届董事会第三十四次(临时)会议已通过本次交易方案,上市公司将在股东大会通过后向上海市商务委员会履行备案程序,并向中国证监会、商务部、发改委等主管部门报送行政许可申请或备案申请。

      本次交易将于上海莱士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具备向中国证监会及相关部委正常报送境内行政许可/备案申请的条件,截至本回复公告日,报送境内行政许可/备案申请不存在实质性法律障碍。

      根据《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实行并联审批》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和相关部委对上市公司的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外国投资者战略投资上市公司和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行政许可审批申请实行并联审批,独立作出核准决定。

      根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的相关约定,本次交易涉及上述境内审批或备案事项均为本次交易交割的前提条件,根据《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实行并联审批》的相关规定,本次交易方案未履行上海市商务委员会及国家发改委就境外投资项目备案程序、未取得商务部关于外国投资者战略投资上市公司的批准,不影响本次交易申请向中国证监会申报,仅影响本次交易的实施。

      本次交易尚在进行美国反垄断审查备案、安全审查的材料准备工作,预计将在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本次交易后且准备完成后进行申报。

      重组报告书(草案)“重大风险提示\一、本次交易相关的风险”、“第十二节 风险因素\一、本次交易相关的风险”已披露“本次交易涉及的审批风险”,现进一步补充披露如下:

      “截至本报告书公告日,本次交易尚需满足多项条件方可实施。本次交易尚需取得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股东大会审议结果存在不确定性;加之,本次交易涉及的境内外主管机关的审批或备案程序均尚未完成,能否获得相关的批准或核准,以及获得相关批准或核准的时间,均存在不确定性。因此,本次交易能否最终成功实施存在不确定性,提请投资者关注上述风险。”

      本次交易符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等产业政策、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

      根据本次重组方案,本次交易将于上海莱士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具备向中国证监会及相关部委正常报送境内行政许可/备案申请的条件,截至财务顾问核查意见出具日,报送境内行政许可/备案申请不存在实质性法律障碍。根据上海莱士出具的确认,基立福和上海莱士尚在进行美国反垄断审查备案和安全审查的材料准备工作,预计将于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本次交易且相关工作准备完成后进行申报。

      本次交易符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等产业政策、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

      根据本次重组方案,本次交易将于上海莱士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具备向中国证监会及相关部委正常报送境内行政许可/备案申请的条件,截至专项法律意见书出具之日,报送境内行政许可/备案申请不存在实质性法律障碍。根据上海莱士出具的书面确认,基立福和上海莱士尚在进行美国反垄断审查备案和安全审查的材料准备工作,预计将于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本次交易且相关工作准备完成后进行申报。

      3、根据报告书(草案),基立福认购上市公司新股锁定期为36个月。此外,基立福承诺标的公司在2019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期间内累积EBITDA总额将不少于13亿美元。如低于承诺累积EBITDA,则基立福将根据差额部分计算应向上市公司进行现金补偿的金额。

      (2)请你公司补充披露业绩承诺期长于股份锁定期设置的原因及合理性;如触发业绩补偿义务,基立福是否有能力支付业绩补偿款,以及在其持有的股份已经解锁的情况下,你公司如何保障业绩承诺的实现;上述交易安排是否有利于保护上市公司和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3)结合行业情况、标的公司最近两年一期经审计的EBITDA财务数据、业务发展、主要产品情况等,补充披露标的公司业绩承诺的可实现性,并作出充分的风险提示。

      根据上海莱士与基立福签署的《标的资产业绩承诺补偿协议》,基立福承诺GDS在2019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期间(该等期间简称“测评期”)内累积EBITDA总额将不少于13亿美元(该等金额简称“承诺累积EBITDA”)。“EBITDA”是指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并按与GDS采用的惯例、政策和程序(及其不时的修订或增补)一致的方式所计算的GDS该期间内的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为免疑义,包括非经常性收益)。GDS在测评期内的累积EBITDA应当经上海莱士聘请且基立福认可的合格审计机构出具的专项审核报告予以确认。

      上海莱士应在其2023年年报披露承诺累积EBITDA与在测评期内实现的GDS累积EBITDA之间的差异情况。如在测评期内实现的GDS累积EBITDA低于承诺累积EBITDA,则基立福应向上海莱士进行补偿。如在测评期内实现的GDS累积EBITDA等于或高于承诺累积EBITDA,则基立福无义务向上海莱士进行补偿。

      在测评期内,GDS实现的累积EBITDA应不低于承诺累积EBITDA。如存在不足,则基立福应向上海莱士补偿(“差额调整义务”),补偿部分的金额应相当于(1)上海莱士持有的GDS完全稀释的股份,相对于GDS全部完全稀释的股份的合计百分比(在拟出资GDS股份交割后即为45%),乘以(2)不足部分的金额。基立福以支付现金的方式履行差额调整义务。

      差额调整义务在任何情形下均不得超过基立福在本次交易中所获得的、作为交易对价的上海莱士股份(包括资本公积金转增的股份或送红股所得的股份)本次发行的价值;累计补偿金额以本次交易的交易价格为上限。

      经交易双方协商,上述补偿义务应为上海莱士就任何低于GDS承诺累积EBITDA的不足部分所获得的唯一且仅有的救济。

      如基立福有义务要履行差额调整义务,则在确定补偿金额之后基立福应在上海莱士向其发出通知后30个工作日内,将以现金支付至上海莱士指定的银行账户内以履行差额调整义务。

      (一)当测评期内,GDS实现的累积EBITDA等于或高于13亿美元时,基立福无需向上海莱士进行补偿;

      (二)当测评期内,GDS实现的累积EBITDA低于13亿美元时,假设GDS实现的累积EBITDA为12亿美元,则基立福应向上海莱士补偿,补偿的金额=45%*(13亿美元-12亿美元)= 4,500万美元,补偿方法为现金补偿,基立福应在上海莱士向其发出通知后30个工作日内,将以现金支付至上海莱士指定的银行账户内以履行补偿义务。

      (2)请你公司补充披露业绩承诺期长于股份锁定期设置的原因及合理性;如触发业绩补偿义务,基立福是否有能力支付业绩补偿款,以及在其持有的股份已经解锁的情况下,你公司如何保障业绩承诺的实现;上述交易安排是否有利于保护上市公司和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特定对象以资产认购而取得的上市公司股份,自股份发行结束之日起12个月内不得转让;属于下列情形之一的,36个月内不得转让:(一)特定对象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其控制的关联人;(二)特定对象通过认购本次发行的股份取得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三)特定对象取得本次发行的股份时,对其用于认购股份的资产持续拥有权益的时间不足12个月。”

      《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了:“投资者进行战略投资应符合以下要求:(三)取得的上市公司A股股份三年内不得转让;”

      根据上述法规规定及经双方协商,基立福认购的所有上海莱士新股(包括但不限于送红股、转增股本等原因增持的股份)的锁定期为自本次交易所涉上海莱士新股首次发行之日起36个月,该股份锁定期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

      此外,由于本次交易不涉及股份补偿,如本次交易触发业绩补偿义务,基立福将用现金进行补偿,基立福履行补偿义务的能力不受股份锁定期的影响,因此业绩承诺期长于股份锁定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基立福为西班牙上市公司,是全球血液制品行业的领导者,总部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21,000多名员工,产品和服务销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最近两年经审计的简要财务数据(合并口径)如下:

      如上表所示,基立福的盈利能力良好、现金流充裕,如本次交易触发业绩补偿义务,基立福将有相应实力支付业绩补偿款。

      由于本次业绩承诺的补偿方式为现金补偿,不涉及股份补偿情况,无论基立福持有的股份是否解锁,如本次交易触发业绩补偿,基立福将基于自身实力支付业绩补偿的现金款项,因此基立福持有股份的锁定期不影响本次交易业绩补偿的实现情况。

      其次,GDS自身的业务发展、主要产品情况以及报告期内的盈利情况保证了其业绩承诺的可实现性,详情请见本题第二小问的回复。

      如本回复第一款所述,本次交易的股份锁定期安排符合《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的要求,并未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

      《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三十五条约定了:“采取收益现值法、假设开发法等基于未来收益预期的方法对拟购买资产进行评估或者估值并作为定价参考依据的,上市公司应当在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完毕后3年内的年度报告中单独披露相关资产的实际盈利数与利润预测数的差异情况,并由会计师事务所对此出具专项审核意见;交易对方应当与上市公司就相关资产实际盈利数不足利润预测数的情况签订明确可行的补偿协议。……. 上市公司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其控制的关联人之外的特定对象购买资产且未导致控制权发生变更的,不适用本条前二款规定,上市公司与交易对方可以根据市场化原则,自主协商是否采取业绩补偿和每股收益填补措施及相关具体安排。”

      本次交易以中联评估出具的《估值报告》为定价参考依据,《估值报告》采用市场法估值,并非采用上述法规约定的收益现值法、假设开发法等基于未来收益预期的方法进行估值;并且,本次交易为上市公司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者其控制的关联人之外的特定对象购买资产且未导致控制权发生变更,因此上市公司与交易对方可以根据市场化原则,自主协商是否采取业绩补偿。交易双方出于保护上市公司中小股东利益的考虑,经协商谈判后,决定在本次交易中安排了法规未强制要求的业绩承诺及补偿。

      上市公司与交易对方签署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的交割条件包括:上市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已经同意批准本次交易及交易文件。

      为保护上市公司股东利益,上市公司将履行正常的决策流程,本次交易方案已经上海莱士第四届董事会第三十二次(临时)会议、上海莱士第四届董事会第三十四次(临时)会议审议通过,并将提交上海莱士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进行决议。

      上市公司根据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的相关规定,将为股东大会审议本次交易相关事项提供网络投票平台,为股东参加股东大会提供便利,以保障股东的合法权益。上市公司股东可以参加现场投票,也可以直接通过网络进行投票表决。

      为更好的维护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本次股东大会将对单独或者合计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表决结果单独计票。

      根据上海莱士、基立福、科瑞天诚与宁波科瑞金鼎签署的《排他性战略合作总协议》,上海莱士与基立福将在多个领域进行战略合作,上市公司与标的资产GDS及其大股东基立福的主营业务将在生产质量规范、知识产权、技术研发、管理经验、销售渠道、工程和协作服务等多个领域达成具有行业开创性和实践意义的合作方案,建立深入的独家合作关系,产生显著的协同效应,为上市公司的多个方面带来积极性的影响。上市公司发行股份收购GDS 45%股份后,其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将大大提高上市公司的盈利水平并增厚上市公司的每股收益,以实现全体股东包括中小股东利益的最大化。

      上述内容已在重组报告书(草案)中的“重大事项提示\二、本次重组方案简要介绍\(七)股份锁定期安排”中补充披露。

      (3)结合行业情况、标的公司最近两年一期经审计的EBITDA财务数据、业务发展、主要产品情况等,补充披露标的公司业绩承诺的可实现性,并作出充分的风险提示

      标的公司GDS所属行业为血液筛查行业。据市场研究机构Markets and Markets报告透露,2016年,全球血液筛查市场规模为17.6亿美元,预计2021年将达到28亿美元,2016-2021年全球血液筛查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为9.7%。

      基立福承诺标的公司在2019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期间内累积EBITDA总额将不少于13亿美元,即平均每年EBITDA不少于2.6亿美元。按照GDS报告期内的EBITDA增长情况,预计能够实现业绩承诺。

      报告期内,GDS的产品线不断扩展,产品种类不断增加,核酸检测、免疫抗原和血型检测三项主营业务均得到发展。

      报告期内,GDS的HIV、乙型肝炎、丙型肝炎的检测产品Procleix Ultrio Elite和西尼罗河病毒(West Nile virus)检测产品 Procleix WNV等产品通过了FDA审核。2017年6月在欧洲市场新推出的血型检测产品Erytra Eflexis销售情况情况较好,该产品在2019年已获得FDA审批通过并将投入美国市场。免疫抗原业务保持稳定发展。

      报告期内,标的公司GDS的血液筛查(核酸检测)、免疫抗原、血型测定三项主要业务的产品销售收入均表现出稳定的增长。

      综上所述,基于血液检测行业情况、标的公司最近两年一期经审计的EBITDA财务数据、业务发展情况和主要产品情况分析,GDS 2019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期间的业绩承诺具有较高的可实现性。

      未来年度业绩承诺的可实现性已在重组报告书(草案)“重大事项提示\九、业绩承诺及补偿方式\2、业绩承诺的可实现性”中进行补充披露。

      已在重组报告书(草案)“重大风险提示\一、本次交易相关的风险\(十一)业绩承诺无法实现的风险”、“第十二节 风险因素\一、本次交易相关的风险\(十一)业绩承诺无法实现的风险”中进行了补充风险提示。

      经核查,独立财务顾问认为,业绩承诺期长于股份锁定期的设置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如本次交易触发业绩补偿义务,基立福将有相应实力支付业绩补偿款;基立福持有股份的锁定期不影响本次交易业绩补偿的实现情况,GDS自身的业务发展、主要产品情况以及报告期内的盈利情况保证了其业绩承诺的可实现性;上述交易安排有利于保护上市公司和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4、根据你公司与基立福签署的《排他性战略合作总协议》,未来将与基立福在生物科学和诊断领域开展合作,预计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关联交易规模将会有一定幅度的上升。请你公司补充披露关联交易的原因和必要性,以及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减少公司的关联交易;本次交易是否符合《重组管理办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有利于上市公司减少关联交易、避免同业竞争、增强独立性”的相关规定。请独立财务顾问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本次交易前,上海莱士的主营业务为生产和销售血液制品,血液制品属于生物制品行业的细分行业,主要以健康人血浆为原料,采用生物学工艺或分离纯化技术制备的生物活性制剂。

      本次交易标的为GDS 45%的股权。GDS是全球知名血液制品企业基立福的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血液检测设备和试剂生产的血液检测公司,主要生产核酸检测、免疫抗原和血型检测相关产品。GDS生产产品主要用于筛查血液和血浆是否包含病毒,以保证血液和血浆的安全性,进而保证输血安全和生产的血液制品的安全性。在产业链上,标的资产GDS位于上市公司的上游,其掌握的血浆中的病毒筛查技术运用于浆站采集血浆环节,是采集的血浆用于生产血液制品的必要前置程序。

      (二)上海莱士与GDS、基立福将基于各方的优势和互补性,在未来将探讨更多可行的独家合作方式,以发挥“强强合作”带来的优势

      根据上海莱士、基立福、科瑞天诚与宁波科瑞金鼎签署的《排他性战略合作总协议》,上海莱士与基立福将在多个领域(包括输血血液的采集、待加工血浆、血浆蛋白制剂的生产、待用血液和血浆的检测、免疫血液学和任何其他诊断业务等领域)进行战略合作,上市公司与GDS及其大股东基立福的主营业务将在生产质量规范、知识产权、技术研发、管理经验、销售渠道、工程和协作服务等多个领域达成具有行业开创性和实践意义的合作方案,建立深入的独家合作关系(包括基立福指定上海莱士为其生物科学和诊断领域产品在中国境内区域的独家经销商、为上海莱士提供专业技术及国际先进管理经验以协助上市公司搭建和运营国际化的血浆管理和运营体系等),产生显著的协同效应,为上市公司的多个方面带来积极性的影响。GDS的血液检测业务是血液制品生态圈战略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也是上市公司控制产品质量和检验产品安全的基石之一,本次重组可进一步推动上市公司相关业务板块的延伸。

      综上所述,本次交易完成后预计会产生的关联交易有利于增强上市公司的竞争优势及加强与收购标的的业务协同效应,具有商业合理性和必要性。

      (一)上海莱士在《公司章程》、《关联交易管理办法》中规定了关联交易的回避制度、决策权限、决策程序等内容,并在实际工作中充分发挥独立董事的作用,以确保关联交易价格的公开、公允、合理,从而保护股东利益。本次交易完成后,本公司将继续根据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尽可能减少关联交易。对于不可避免的、正常的、有利于公司发展的关联交易,本公司将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原则,严格执行《上市规则》以及《公司章程》、《信息披露事务管理制度》和《关联交易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认真履行关联交易决策程序,确保关联交易价格的公开、公允和合理。

      为了进一步确保关联交易的价格公允,上海莱士的控股股东科瑞天诚、莱士中国及实际控制人郑跃文、Kieu Hoang(黄凯)分别就本次交易完成后减少和规范将来可能产生的关联交易事宜出具了不可撤销的承诺。

      “1、本承诺人将按照《公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上市公司《公司章程》有关规定行使股东权利;在股东大会审议及表决本承诺人与上市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时,本承诺人将按照适用的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决策制度履行回避表决的义务。

      2、本承诺人将尽可能地避免与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对无法避免或者有合理原因而发生的关联交易,将遵循市场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并依法签订协议,履行合法决策程序、信息披露义务和办理有关报批程序,保证不通过关联交易损害上市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

      综上所述,针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关联交易,公司及交易对方已作出相应安排,尽量减少关联交易;若有必要的关联交易,则须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履行审批程序,确保关联交易价格的公允性,不损害中小股东利益。

      本次重组完成后,上市公司与标的资产之间的业务将产生良好的协同效应,实现优势互补和资源共享。标的资产与上市公司的协同效应及联动性,将促进上市公司的资产、收入规模大幅提升,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资产质量、改善公司财务状况和增强持续盈利能力。

      本次交易前,上市公司已依照《公司法》、《证券法》及中国证监会的相关要求,制定了关联交易的相关规定,对公司关联交易的原则、关联人和关联关系、关联交易的决策程序、关联交易的披露等均制定了相关规定并严格执行,日常关联交易按照市场原则进行。与此同时,上市公司监事会、独立董事能够依据法律法规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勤勉尽责,切实履行监督职责,对关联交易及时、充分发表意见。

      本次交易收购的是少数股权,交易前后上市公司合并范围不变,从上市公司备考审阅报告角度而言,本次交易并不直接造成上市公司关联交易上升;本次交易完成后,基立福将成为上海莱士持股5%以上的股东,根据上市公司与基立福签署的《排他性战略合作总协议》,上市公司未来将与基立福在生物科学和诊断领域开展合作,预计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关联交易规模将会有一定幅度的上升,具体的关联交易情况将以未来各方实际签订的协议条款来确定,预计形成的关联交易符合商业逻辑。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出具《关于规范和减少与上海莱士血液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关联交易的承诺函》,承诺:“本承诺人及本承诺人控制的相关企业将尽可能地避免和减少与上海莱士及其子公司的关联交易;对无法避免或者有合理原因而发生的关联交易,将遵循市场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并依法签订协议,履行合法程序,按照上海莱士《公司章程》及关联交易决策制度、有关法律法规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有关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和办理有关报批程序,保证不通过关联交易损害上海莱士及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基立福出具《关于规范关联交易的承诺函》,承诺:“本承诺人将尽可能地避免与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对无法避免或者有合理原因而发生的关联交易,将遵循市场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并依法签订协议,履行合法决策程序、信息披露义务和办理有关报批程序,保证不通过关联交易损害上市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在相关各方切实履行有关承诺和上市公司切实履行决策机制的情况下,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公允、合理,不会损害上市公司及其全体股东的利益。

      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保持不变,仍为郑跃文、Kieu Hoang(黄凯),本次交易不会改变上市公司在同业竞争方面的合规性。

      本次交易完成后,为避免与上市公司可能产生的同业竞争,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基立福已出具关于避免同业竞争的相关承诺函,从而有效保护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的利益。

      本次交易前,上市公司与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关联方之间保持独立,符合证监会关于上市公司独立性的相关规定;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基立福已出具了《关于保证上市公司独立性的承诺函》,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上市公司与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关联方之间仍将继续保持独立,符合中国证监会关于上市公司独立性的相关规定。

      关联交易的原因和必要性、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减少公司的关联交易以及本次交易是否符合《重组管理办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已在草案“第十一节 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二、关联交易\(四)本次交易对关联交易的影响”、“(五)本次交易完成后规范关联交易的措施”及“(六)本次交易是否符合《重组管理办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中进行相应补充披露。

      经核查,独立财务顾问认为:本次交易并不直接造成上市公司关联交易上升,本次交易完成后,预计上市公司关联交易规模将会有一定幅度的上升,具体的关联交易情况将以未来各方实际签订的协议条款来确定,预计形成的关联交易符合商业逻辑,具有商业合理性和必要性;在相关各方切实履行有关承诺和上市公司切实履行决策机制的情况下,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公允、合理,不会损害上市公司及其全体股东的利益;公司与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企业不存在同业竞争情况;上市公司与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关联方之间仍将继续保持独立,本次交易不违反《重组管理办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

      5、根据报告书(草案),控股股东科瑞天诚、莱士中国及其一致行动人、上市公司全体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承诺自本次重组复牌之日起至实施完毕期间,如减持所持有公司股票的,将继续严格执行相关法律法规关于股份减持的规定及要求。请你公司根据《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26号准则一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2018年修订)》(以下简称“《26号准则》”)第十一条第(九)项的规定,明确上述主体在此期间是否存在减持计划,如存在请披露拟减持股份数量、来源、原因、方式、减持时间区间、价格区间等信息;如不存在减持计划,则请上述主体作出不减持的承诺。请独立财务顾问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控股股东科瑞天诚、莱士中国、上市公司全体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承诺自本次重组复牌之日起至实施完毕期间无减持计划。

      科瑞天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莱士中国有限公司在其出具的《关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实施期间不减持的承诺函》中承诺:“自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复牌之日起至实施完毕期间,本公司及一致行动人不主动减持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

      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的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刘峥、胡维兵、陆晖、沈积慧、徐俊在其签署的《关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实施期间不减持的承诺函》中承诺:“自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复牌之日起至实施完毕期间,本人不主动减持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

      经核查,独立财务顾问认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与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已作出承诺,在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实施期间无主动减持计划。该承诺及对应信息披露符合《26号准则》的规定。

      6、请补充说明本次交易不设置发行价格调整机制的原因,是否符合《重组管理办法》第四十五条相关规定。请独立财务顾问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董事会决议可以明确,在中国证监会核准前,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相比最初确定的发行价格发生重大变化的,董事会可以按照已经设定的调整方案对发行价格进行一次调整。

      前款规定的发行价格调整方案应当明确、具体、可操作,详细说明是否相应调整拟购买资产的定价、发行股份数量及其理由,在首次董事会决议公告时充分披露,并按照规定提交股东大会审议。股东大会作出决议后,董事会按照已经设定的方案调整发行价格的,上市公司无需按照本办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向中国证监会重新提出申请。”

      根据《重组管理办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董事会可以按照已经设定的调整方案对发行价格进行一次调整,并未强制要求设置发行价格调价机制。中国证监会上市部2018年9月7日关于调价机制的问答针对调价方案提出具体要求,但亦未要求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项目必须设定发行价调整机制。

      本次交易未设置发行价格调整机制可减少资本市场波动和行业波动对本次交易定价及交易实施带来的不利影响,是双方在商业谈判中友好协商的结果。本次交易未对发股价格设置调价机制给交易提供了更高的确定性,避免了发股价格因市场出现较大幅度的上涨\下跌而进行调整,保护了全体股东权益。同时,确定的发股价格也体现了交易各方对本次交易方案和上市公司长期价值的认可,以及对维护上市公司中小股东利益原则的坚定执行,对鼓励上市公司全体股东进行价值投资具有正面影响。

      本次交易不设置发行价格调整机制的原因已在草案“重大事项提示\二、本次重组方案简要介绍\(五)价格调整机制”、“第一节 本次交易概况\三、本次交易具体方案\(五)价格调整机制”及“第六节 发行股份情况\五、价格调整机制”中进行相应补充披露。

      经核查,独立财务顾问认为,本次交易发股价格未设置价格调整机制的安排是兼顾交易各方利益做出的商业安排,有利于保证本次交易的顺利实施及保护上市公司全体股东利益,符合《重组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

      7、根据报告书(草案),截至2018年9月30日,标的公司的商誉金额达202.99亿元;2016年期末、2017年期末、2018年9月30日,商誉金额占资产总额比例分别达65.30%、74.10%、72.69%,标的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78%、68.52%、66.47%。

      (1)请你公司结合标的公司的经营情况,补充披露标的公司相关商誉是否存在减值迹象,并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

      (2)结合可比上市公司的情况及公司经营模式等,补充披露标的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的合理性,说明公司的偿债能力,并作出充分的风险提示。

      (1)请你公司结合标的公司的经营情况,补充披露标的公司相关商誉是否存在减值迹象,并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

      报告期内,标的公司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及净利润一直呈现增长的趋势。2017年度,标的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08,898.15万元,净利润67,482.98万元,较2016年度分别增长10.16%和146.49%。2017年度,标的公司实现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188,215.57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192,735.16万元,较2016年度分别增长102.32%和222.38%。以2018年前三季度经营数据分析,公司盈利状况仍在稳步提升。

      截至2018年9月30日,GDS商誉账面价值为2,029,889.57万元,占总资产比重为72.69%。GDS的商誉主要是由收购Novartis诊断业务以及豪洛捷的核酸检测业务形成。由于前述业务互相关联及存在上下游的产业关系,GDS在重组收购完成后将所有业务进行了整合,因此将公司整体作为一个资产组进行商誉减值测试。该资产组的可收回金额以预计未来现金流量现值的方法确定。GDS根据管理层批准的最近未来5年财务预算和税前折现率(2018年9月30日:9.4%,2017年12月31日:10.6%及2016年12月31日:10.3%)预计该资产组的未来现金流量现值。超过5年财务预算之后年份的现金流量均保持稳定。于以上资产负债表日,资产组的预计可回收金额均大于其总资产账面价值,故商誉未发生减值。

      以上内容已在草案(修订稿)的“第九节 管理层讨论与分析\四、标的公司财务状况分析\(四)报告期内标的公司商誉减值情况”中补充披露。

      本次交易中,上海莱士通过向基立福发行股份购买GDS 45%的股权。交易完成后,上海莱士对GDS并不具有控制权,不会将GDS纳入合并报表范围,故本次交易并不会增加上海莱士商誉的账面价值。但如果未来受市场环境恶化等因素的影响,GDS未来经营情况未能达到预期,可能导致GDS账面商誉发生减值,继而导致GDS合并报表层面该年的净利润下降,进而影响上市公司同期的投资收益及利润水平。

      商誉减值的相关风险已分别在重组报告书(草案)(修订稿)之“重大风险提示\二、标的公司经营相关的风险\(十一)标的资产商誉减值的风险”及“第十二节 风险因素\二、标的公司经营相关的风险\(十一)标的资产商誉减值的风险”中补充披露如下 :

      “本次交易中,上海莱士通过向基立福发行股份购买GDS 45%的股权。交易完成后,上海莱士对GDS并不具有控制权,不会将GDS纳入合并报表范围,故本次交易并不会增加上海莱士商誉的账面价值。但截至2018年9月末,GDS商誉账面价值为202.99亿元,占其同期末总资产比重较高,如果未来受市场环境恶化等因素的影响,GDS未来经营情况未能达到预期,可能导致GDS账面商誉发生减值,继而导致GDS合并报表层面该年的净利润下降,进而影响上市公司同期的投资收益及利润水平,提请投资者关注上述风险。”

      经核查,独立财务顾问认为:(1)GDS商誉的核算在所有重大方面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2)本次交易不会增加上海莱士商誉的账面价值。但如果未来受市场环境恶化等因素的影响,GDS未来经营情况未能达到预期,可能导致GDS账面商誉发生减值,继而导致GDS合并报表层面该年的净利润下降,进而影响上市公司同期的投资收益及利润水平;(3)GDS的商誉主要是由收购Novartis诊断业务以及豪洛捷的核酸检测业务形成,历史上未发生减值,目前GDS经营情况良好。

      对于GDS的商誉减值测试,会计师了解并测试GDS与商誉减值测试相关的关键内部控制的设计和运行有效性;评价管理层对资产组的识别和将商誉分配至资产组的做法以及评价管理层在编制折现的现金流量预测时采用的方法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基于我们对GDS所处行业的了解、经验和知识,参考GDS的经批准的经营计划和行业研究报告,折现的现金流量预测中的关键参数,包括收入增长率、各项成本费用变动率等;利用会计师内部估值专家的工作,评价GDS在折现的现金流量预测中采用的折现率是否在业内其他公司所采用的折现率范围内;对管理层采用的折现率和其他关键假设进行敏感性分析,评价关键假设(单独或组合)如何变动会导致不同的结论,进而评价管理层对关键假设的选择是否存在管理层偏向的迹象;将管理层在上一年度编制折现的现金流量预测时使用的估计和假设与本期间\年度的实际结果进行比较,以考虑过往管理层预测的准确性,并就识别出的任何重大差异向管理层询问原因,同时考虑相关因素是否已在本\期间年度的预测中予以考虑;及考虑在财务报表中有关商誉的减值评估以及所采用的关键假设的披露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

      基于我们所执行的审计程序,就财务报表整体而言,我们认为GDS商誉的核算在所有重大方面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2)结合可比上市公司的情况及公司经营模式等,补充披露标的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的合理性,说明公司的偿债能力,并作出充分的风险提示

      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9月末标的公司GDS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78%、68.52%和66.47%,报告期内资产负债率逐年下降,但总体水平仍较高。

      标的公司在报告期内资产负债率较高,主要源于2017年1月31日标的公司收购豪洛捷的核酸检测业务时,向基立福集团内关联公司Grifols Worldwide Operations Limited的借款18.65亿美元(2018年2月1日起,由GSSNA承接)。该债务是标的公司为实现产业的上下游整合,收购同行业公司进行投资时向关联方借款,并非由于经营情况不佳的举债行为。

      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9月份,标的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入分别为人民币5.98亿元、人民币19.27亿元及人民币13.72亿元,经营性现金流较为健康。

      2019年2月28日,GDS与基立福的全资子公司GSSNA签署了《转股协议》《转股协议》(以下简称“债转股”),GSSNA将截至2019年2月28日对GDS的22.76亿美元的债权转增为GDS的股本。在2018年9月30日的资产负债基础上,假设在该日债转股已经完成,GDS模拟的有息负债及资产负债率情况如下:

      根据标的公司的主营业务及经营范围,选取属于全球行业分类标准(GICS)下的医疗保健行业,经营范围主要位于欧美市场,具体包括西欧、北美及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传统发达国家的五家可比上市公司,对其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资产负债率情况统计如下:

    来顶一下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